• 1
  • 2
  • 3
您的位置:首页 >学子风采>校友天地>详细内容

是“软”(ruǎn)还是“陈”(chén)

来源:原创 作者:李正洋 发布时间:2016-01-08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是“软”(ruǎn)还是“”(chén

李正洋

20151218,腾冲一中百年校庆在报到处首发的《金石腾辉——腾冲一中金石录》一书,打开书后我先注意到开始出现的一个注释,即第一编《叠园集刻》的第11页的注释这样写道:“”音(ruǎn)乃“软”字之古字。我看到此注释后,使我都搞懵了:到底是“软”字呢?还是“字呢?总觉得这本正式出版物上的这个注释不是我的原注。书中其他内容已无心顾及,只沉浸在往事回忆上。

腾一中2015年出版此书之时,虽与我亲手注释《金石腾辉》的时间相隔六年多了,但往事还历历在目。回忆起来,是这样的:

2008年初,以罗仁幸校长为代表的腾一中领导们,为实现在当年年底将学校原是一级三等高完中晋级为一级二等完中,省教厅将于12月底前来检查评审验收,故从3月份起,聘请了刚退休的原校长刘振东、已退休几年的党支书张有安、还有我这个一中校友。按照校方之安排,我们三人尽量辅助学校,用了几个月时间,筹备了学校晋级的各项指标所应对的材料。之后,为了凸显学校特色,将校园内的原《叠园集刻》的所有金石和木刻匾联整理,成为图文相配的介绍注释的通俗读本,争取在当年12月份形成初稿,呈现给省教厅专家组视评。为此,原校长刘振东策划了此书的体例和编目,并依据李根源《叠园集刻录》蜡纸钢版刻印的书稿所介绍的石刻书写作者,对每一方石刻的书家作简介;原支书张有安则协助一中在职教师李建莉、尹丽芬、刘红电脑打字校对的工作;杨双亮老师则将每方石刻、木刻图片和简介注释文字用电脑合成;而我则被刘校长指定专门从事对《叠园集刻》每方石刻及老木刻匾联断句标点和注释。当时,我深知此《金石腾辉》是腾冲历史以来有关金石铭文注疏解释方面的第一部书,相仿于古代训沽学方面对古籍古文的注、疏、笺和章句,是把古文的古奥艰深、怪僻难懂的辞语注解疏通成现代通俗的话,使现代人能领悟古代书家所写文字之主旨大意,在古人和今人之间搭上文字沟通的桥梁,从而不辜负李根源、刘楚湘等先贤于民国卅七年至卅八年二月(19481949)集刻和编印集刻录而“端赖后人认识而鉴别之,珍贵而景仰之,歌咏而流传之,发皇而光大之”的殷切期望。这个任务的艰难程度,使我们不敢掉以轻心并努力去完成。我们在腾一中经过数月的努力,终于在200812月,将《金石腾辉——腾冲一中金石录》初稿样书首次呈现在省教厅莅腾一中的“高完中晋级达标”验收会上,受到省教厅领导和专家们的赏识和肯定,厚望作为校本教材,保质保量出版发行。为不负众望,再经刘振东和我先后斟酌、修改、校对、统稿后,于20096月又一次印出样书,由刘硕勋先生最后校稿,打算以后付梓作为庆祝国庆六十周年的献礼。此后,我就无暇问津。又过六年多,于今年1218日,腾一中建校百年华诞,以赵家汉校长为代表的腾冲一中邀请我参会,到会人员由学校赠送每人一本《金石腾辉》作为珍贵纪念品,我拆开封纸才看到业巳付梓的如今版本。

        

20096月样书        刘楚湘序原文影印件           原样书对字的注释

 

正如本文开头所言,我见到书中字注释,已非六年多前篆字封面“金石腾辉”那本样书的注释。回家后,我即找到20096月印制的《金石腾辉》样书,经查对,印证了我的记忆不错,那本样书按照“刘楚湘序”原文打印后,我以两人对面辩论提出意见的“校雠”之意,起了“校雠注释”的栏目,其下注释为①“”(音chén)乃“陈”之古字。今天回忆起当时为注释这个“”字,经查找了现代汉语词典、新华字典、古汉语大词典、说文解字、说文解字注、辞海、辞源等古今字典词典都查不到,最后在《康熙字典》里才终于找到了。《康熙字典》上酉集車部,明白印着:“軙,《玉篇》:古文陳字。”“,《字彙》同上。”我又稽考了《腾越州志》关于化府表述在“历朝沿革表”中的解释:“軟化府,《元史》作軟化,一本又作化。,古陳字。蒙氏所设。”《腾越厅志》也沿用此州志的解释。经查以上字典和两种志书后,我就按照刘楚湘序的原文“化府”,将字注释于序言末尾了。20096月印制的这本篆书封面的样书的电子文档,当年保存在杨双亮老师经管的电脑上。而2015年百年校庆出版的《金石腾辉》内的这个字的注释,与原样书截然不同,并且为了要使民国卅八年刻印的《叠园集刻录》的原字符合今天正式出版物注释的字,而把刘楚湘序的原文“化府”也改成了“软化府”。这就不同于《康熙字典》和州、厅志所说:“,古陳字”的判断了。况且,训诂学上也不允许用“削足适履”的方法,将古文原字改变成主观认为的文字,来自圆其说。

字这样的注释改动,相当于否定了我的原注释。照理,要改变原注释,起码的礼节也应该知会、征得原来经手注释者的同意,或共同研究取得一致的认同后,才改变。如今正式出版的书上是这样注释,读者一定会认为就是我注的了,因为书上就明文印着“李正洋主要对内容作标点和必要的注释。”诚然,我们撰的原样书上断句和必要的注释,确系我一人所为,是我将李根源先贤《叠园集刻录》中本来就无解释无标点的每方石刻文字在我们所做的样书上断句,然后对照现存石刻之字无误后改印成简化字,又蒐寻浩如烟海的国学中的经、史、子、集的有关内容和古代典章制度以及腾越州、厅志等参互进行了注释,甚至对石刻中几方特别简略晦涩的钟鼎铜器铭文,费了不少精力将它们注释出来。本着学习和认真负责的态度完成学校交给的任务。幸好20096月的原样书还在,可以作为原注释的印证。当然,《金石腾辉》书中的注释,也和世上的人一样不可能都完美无缺,就如古代的注疏者流不同的人,所注释的同一概念有时也有不同,或深或浅,或据有异,稽考出入,或多或少,甚至误用了本来就错的材料来注释,还以为出有所据等等。今人也会重蹈老路。这里仅就书前出现的“软”字和“”字的来龙去脉作一如实的叙述,其目的旨在告诫自己和我的后人:

“知识的问题是一个科学的问题,来不得半点的虚伪和骄傲。”因为出书不易,注书更难。它是一种深博知识学问积累的训诂学,解释时又要遵循“信、达、雅”的原则。如果有意或无意的注释错误或疏忽,它一旦正式出版发行,就会在客观上形成上诬前贤下骗后人,以讹传讹造成对读者广泛和深远的误导,使出版物质量受损,使主办方声誉受影响而留下难予弥补的缺憾!


75岁老拙撰于201512月杪

打印正文